陪你作領導力刻意練習

校园宣教新异象:福音-校园-生态(三)

生态篇:如何促成校园宣教生态的整体繁荣

前面的两篇文章,我们分享了校园宣教新异象的前两个部分:

  • 福音篇:从中观、微观、宏观的角度,以福音本身为根基,帮助青年学生打下终身生活和侍奉的地基;
  • 校园篇:从福音本身出发,重新定义校园事工和校园事工的关系;

这里是最后一篇:生态,这样,如果把这三部分连结起来,就是我们提出的校园宣教新异象:

一个以福音为中心、协同、繁荣的校园宣教生态

我们分享了什么是以福音为中心,我们重新定义了校园事工,本文将试图来回答以下的问题:

为什么叫校园宣教生态?什么是校园宣教生态?怎么才能促进整个校园宣教生态的繁荣?

先来解释一下,我们为什么不用运动(movement)这个词,而是刻意地选择使用了一个新的表达:生态(ecosystem)。

运动往往是指一群人一个特定的时间内,达到一个共享的既定目标。这样,对运动来说,达成目标是核心,目标高于一切(包括方法方式和参与者),而且往往是中短期的,常常带有政治色彩,无论是在美国(blue wave movement),或是在中文语境中(如整风运动等大大小小的众多运动)。(根据牛津词典,movement的定义是,a group of people working together to advance their shared political,social or artistic ideas。)

生态或生态系统则是强调一个互动的有机共同体。生态当然会有一个共享的目标,但生态作为有机体,更多是看重的是整个系统,既包括了目标,也包括生态中的实体,以及实体之间的种种连结和互动。生态系统的建立和发展,需要很长的时间和耐心来培育,是中长期的。如果说运动最大的需要是推手和目标管理者,而生态需要的是,多种多样的角色,通过创造价值和分享价值,发挥不同的、独特的功能,有机地连结在一起,从而带来生气勃勃的景象。

这样看来,什么是校园宣教生态呢?

所谓的校园宣教生态,就是由不同类型的团契、教会、机构和个体参与者所连结而成的宣教使命共同体,个体参与者包括了青年牧者、校园牧者、团契辅导、学生基督徒、非学生基督徒,以及对校园宣教有负担、直接或间接支持的众圣徒。这些成员之间,通过一系列有意义的网络连结、碰撞互动和活动,形成了一个彼此依赖、彼此促进、相互成全、相互激发的协同系统。当然,与自然界生态系统的食物链不同的是,各个层级的实体之间,不是吃与被吃的、辖制与被辖制、或敌人与朋友的关系,而是一种基于相同异象的、每个部分都有清晰定位、并尽情发挥自身功能的共生关系。

所以,从系统的角度,一个完整的校园宣教生态,必须具备以下三大要素:

  • 实体:校园宣教中,有哪些参与者和支持者,如何进行层级的分类;
  • 连结:实体之间是怎么连结的,彼此之间的信息、能量、价值是怎么有效交换的;
  • 目标:每个实体,实体之间的连结,共同的方向和目标是什么。

如果要促进整个生态的繁荣,就需要多管齐下,动员和激发一切对校园宣教有负担的教会肢体,设计匹配的、从点、线、面到体的连结活动,在各个层面促进共享异象的沟通和实践。

我们试图把异象、生态要素、理念和流程,全部放在下图中,然后一一来展开解释:

生态系统要素1:参与和支持的实体

谁在校园宣教的生态圈里?

我们可以举出这些与校园宣教相关的实体:不同模式的、具体的校园团契,以校园为核心工场的教会,支持校园宣教士的教会,有校园事工的教会,校园宣教差派机构,出版机构,主管校园团契的牧者,团契辅导,校园全职宣教士,大学老师,大学工作人士,后勤同工等等,当然也包括慕道友,以及所有的学生群体。

实际上,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生态位,从个体的角度,做一个分类:

  • 一线参与者:校园传道人,团契辅导,校园全职宣教士,学生基督徒,当然也包括了非学生基督徒;
  • 重要支持者:大学老师,大学工作人士,后勤同工;校园事工代祷者,校园事工奉献者;以及学生家长。

从组织的角度,也可使用相同的分类:

  • 一线参与者:众多校园团契,校园宣教导向的教会,有校园事工的教会,有学生参与的教会,支持校园宣教士的教会;校园宣教士差派机构;
  • 重要支持者:区域性的营会;校园宣教士差派机构;对校园事工有实际参与的门训机构,媒体机构,面向知识分子的出版机构等;

当然,不同的个体和组织,极有可能又是参与者,又是支持者。

如果把一线的个体参与者,再进行细致的划分,又可以细化为三层(如图):

  • 非学生基督徒:包括慕道友,学生基督徒的朋友圈,以及所有的不同专业、不同年级的学生;这是校园团契和学生基督徒需要作见证的群体;
  • 学生基督徒:包括了基督徒家庭长大的基督徒,和后来信主的基督徒;初信者,学生同工,和参与教导的学生领袖;
  • 校园福音工人:全职校园传道人,全职校园宣教士,团契辅导,主管或参与校园事工的教会牧者。

(在美国南加,我们基甸300的委员会成员,就是根据这三层的划分,发展出了一个极具操作性、可行性和富有成效的进路:三层策略。即针对每一层设计一个关键活动-校园同工退修会、青年事工领袖营、迎新研讨会,从而做成了一个彼此联系的小型校园宣教生态。)

当然,这个分类只是从校园事工本身的角度来考虑的,但如果跳出校园事工本身,把间接的参与者考虑在内,可以做如此分类:前校园事工、校园事工、后校园事工。

在这些事工中,每一个环节或阶段,又会有更多有彼此联系的个人和组织实体参与在其中,三个子系统,形成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,而且彼此之间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所以,从多样的实体来看,校园宣教生态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,而是一个复杂的、交互的、动态的系统。如果要达成全面性的协同,促进整体的繁荣,第一步就是要搞清楚,生态中有什么样的不同实体,以及他们各自的生态位在哪里,给整个生态作出什么样的贡献。

生态要素2:一个共享的异象(Shared Vision)

就如一块块砖头堆在一起,如果没有设计的蓝图,不会成为一个教堂;就如一个个基督徒聚在一起,如果没有以基督为头、基督设立的职分和一致、清晰的异象,各个肢体之间就无法连结成为一个真正的身体,即教会(《以弗所书》4:11-16)。

同样,在校园宣教中,各个作为个人或组织的实体存在,并不会自动形成一个协同的、繁荣的生态,除非有一个好的异象,来聚合众圣徒,一起来解决挑战性难题,打开自己工场和整体的新局面。

一个好的异象有什么特征,根据BCL训练工具(可回顾“每年做50次领导力刻意练习”),我们梳理出一个好异象必须具备的5大特质:

  • 基于圣经和福音:异象必定是基于一群被恩典的福音所激励的人,在祷告寻求中对福音的感恩回应。异象必定为圣经所界定和规范,更因福音而充满动力和活力地积极地实践基督所托付的大使命。
  • 具有挑战性:异象解决的,不是有固定套路、可直接预测果效的技术性问题,而是面对不确定性、复杂因果、多向互动的挑战性难题。异象意味着,我们对现状的神圣不满足,我们走出舒适区,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,依靠众圣徒一切可以发挥的恩赐,来达成一个靠个人绝对无法达成的异象;
  • 具有处境性:“我在哪里?”是领受一个好异象必不可少的问题,异象必须处境化地反应:特殊的时间,特定的地点和环境和特定的社区和人群。
  • 具有参与性:虽然我们不能期待所有人都从心底认同buyin异象,但我们接着异象的传递,可以至少让最广泛的人接受异象,并且有实际的、具体到个人的参与方式;
  • 具有实践性:好的异象可以分解为阶段性的执行计划,并且可以落地付诸实践,同时有一些可衡量或不可衡量的关键指标,来跟踪进度和建立反馈系统。

在北美有将近50万的留学生,却只有不到300个的校园团契,实际上,校园宣教仅仅是在起步阶段。更具挑战性的是,现在的校园事工, 因着规模的巨大,年龄层的多样化,校园同工的匮乏,导致了校园事工面对不连续性的危机。

我们盼望,借着异象的分享,可以来聚合众牧者和众同工,一起来解决校园宣教的挑战性难题,并共同开创一个新的局面:

一个以福音为中心、协同、繁荣的校园宣教生态!

实际上,这个校园宣教新异象的原型,是从南加州的基甸300展出来的。基甸300是南加众团契和教会发起的,而海外校园在其中一直扮演着底层支持的角色,现在南加已经形成了一个校园宣教生态,并且初显繁荣的迹象。

基甸300的异象是:動員、激發和裝備學生基督徒以及对校園宣教有負擔的社青和同工,帮助既有的團契在質和量增長,并催生新的校園事工!

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,因着这个异象,聚合的教会和/或校园团契已经有40几个,以及几乎所有的年青传道人,大家一起来探索和解决一个挑战性难题,就是如何更好地服侍南加两万多的中国留学生。经过多年的预备,现在已经催化出了两个团契,并且有更多的团契在孵化阶段。

基甸300是我们一个研究和探索的实体校园宣教生态,盼望这样有机发展的生态,可以照样在其他区域也处境化地兴起和有机地发展。

生态要素3:实体之间的有效连结

接下来的问题,因着一个共享的异象,我们可以有什么样的、从点、线、面到体的活动设计,把大家连结在一起,产生积极的互动、切磋和碰撞,继而产生强大的网络效应,促进异象的落实和实现。

实体之间的有效连结,第一步就是彻底地搞清楚,生态的各个实体和相似实体群,以及各个实体和相似实体群在整个生态中的位置和独特关键功能;第二是,根据不同的需要、挑战,匹配地设计相对应的活动;第三是,持续做,耐心做,扎实做,直到美好自然呈现,因为和教育行业一样,校园事工是一个慢事工,生态的建立和发展更是慢事工,可见的果效只有在中长期、积累到一个程度才能涌现出来。

现阶段,我们的核心专注在一线的个体参与者,为了达成个体之间的有效连结,这是现阶段已经成形和进行的立体活动:

海外校园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第一线实体校园事工,现在没有,今后也会刻意限制自己不碰这一块,因为我们的核心任务是,陪伴教会和校园福音工人来有效地进行校园宣教。

2017-2018年,我们连结了480多位校园同工,进行了一系列结合线上线下的训练活动,大大促进了校园同工之间的连结,并且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校园事工的发展。

海外校园校园事工在整个生态中的定位和特点是:聚合一切在校园事工上有专长的牧者和同工,建立一个赋能的、协同的、强度连结的平台,服侍所有的教会和校园团契,催化区域性的校园宣教生态,并深入培育新一代的校园福音工人。

在校园事工上,我们在规划和开会沟通时,常常问的问题是:

  • 我们是谁?(福音、核心价值)
  • 我们在哪里?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?(处境化的异象)
  • 我们的呼召是什么?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做校园事工?(作为教会生命体的定位)
  • 我们为了要做什么,必须要放弃什么?(策略性计划)

现在,我们基本上已经在这些“务虚”的问题上达成共识,务实的方面,我们将在接下来的10年,全面、系统地对现有校园事工体系进行深化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重要计划是,我们将在2019年全面启动一个全新的、往深走的项目:

北美提摩太班(Timothy Class)

提摩太班的名字源于2000年海外校园创始人苏文峰牧师在亚洲开始的提摩太班,现在已经交棒给本地同工,而且遍地开花,但现在反观北美,这么大的需要,却没有一个类似系统深入的培育项目,所以,我们提出这个项目,并且结合北美的实际情况,进行全面的处境化设计。

我们的目标是,用10年的时间,也是到2030年,整合建造教会领袖事工和校园事工的理念和资源,为教会系统地培育80位既可牧养和带领教会、又可发展青年学生事工的复合型传道人。

关于提摩太班的预备、设计理念、核心学习领域和招收计划,将在明年做专门的分享,这是提前的剧透。

一个生态系统的建立、发展和繁荣,需要不断地拓展对生态的认知和不同要素的微妙联系,虽是一个长期的、默默的、不断投入的过程,却必将在未来看到硕果累累的景象,回头看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生态系统的建造实践

从实践的角度上讲,要促成一个繁荣的、生生不息的校园宣教生态,必须有刻意推进以下的几个方面:

(1)刻意欣赏和促进系统成员的多样性。

校园团契有许多不同的模式,每种模式各有不同的最佳适合场景、不同的特点(特点的意思是,优点和缺点的界定,是看具体的情况)。一个模式的优点到某一个场景就变成缺点,反之亦然,每一种模式都有成功的例子,以及需要防范的缺陷。实际上,并没有统一的模式是标准的模式,每一种模式都有值得欣赏和肯定之处。

生态的多样性,意味着生态在与不确定环境的交互中,具有缓冲的作用,并促进稳定性;其次,多样性,可以促进不同模式同工之间的成全,帮助彼此看见彼此的不同位置,以及发现侍奉的盲点,发挥各自模式的优势,避免可能会出现的缺陷。

(2)校园宣教中的关键成员,在成全其他团契的上面,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在区域性或国家的系统中,校园团契按照具体的境况,可以分为:成熟自立的,健康发展中的,摸索发展中的,刚开拓兴起的,走下坡路的,勉强维持的,即将消亡的。

关键成员是成熟自立和健康发展中的团契,在整个生态中,这些团契当通过一定的平台和连结,来成全其他兴起和发展中的团契,促进一个区域性的整体生态构建。

(3)校园宣教生态的动能,不是来自一个控制的中心,而是系统内部的各个实体和各个子系统的相互作用。

每个的校园团契和参与校园宣教的教会是生态的基本实体和力量,是自主的、自动的、自发的。当然,彼此却不是孤立的,因着福音和共同的异象而进行积极、主动的协同,创造一个更好、全新的局面。

在动能方面,一个校园宣教生态相当于是动车。整列火车的动能来源,全部在于车头。火车整列的动力都是来自于车头的,一个集中的、控制的中心。但动车组就不一样了,每节车厢都有自己的动力。也就是说,不管是10节车厢还是100节车厢,连在一起都能保持单节车厢的速度。而火车呢,一个火车头如果带10节车厢,增加到100节车厢,速度是小小下降的。

一个繁荣的校园宣教生态,在于成全一个团契成为一节节动车车厢,让每个团契都自带动力,在各自的工场有效服侍,为同一个福音效力,一起促进生态的繁荣。

(4)建立一个赋能的平台,相当于是土壤。

校园宣教生态,并不需要一个控制中心,而是一个个团契和教会的自发联合。

校园宣教生态,需要的是一个赋能平台(或称优良的土壤),用于研发和提供匹配的校园事奉资源,向众教会和领袖分享校园宣教的异象,举办针对不同对象的系列活动,促进福音神学的探讨、思想的碰撞、最佳实践的共享,从而建立强而坚韧的连结。

(5)催化拓殖新的校园团契

生生不息的校园宣教生态,需要有新生的力量,特别是用新的思维、面向新的群体,直面新环境的挑战,从而带动其他团契和整个系统的更新变化和迭代升级。

结论:

现在,从北美(乃至其他国家地区)整个教会生态来说,一个刻不容缓要去解决的问题是,教会不断老化、难以传承。如果现在不行动,不破局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、协同的、繁荣的校园宣教生态,一个体制型教会(church institutional)和教会生命体(church organic)刻意协同发展的未来领袖培育管道(pipeline),将自然而然地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。因为今天刻意养育的、以福音为中心、对福音有热忱的青年牧者和青年基督徒,必会成为未来更新教会的有生传承力量。

我们的盼望是,借着校园宣教生态的建立,以及启动北美提摩太班作为破局点,开始推动复合型传道人的增长飞轮(如图),从根本上解决校园宣教难和教会领袖传承的双重难题,为整个校园宣教生态、乃至北美教会生态的更新和繁荣贡献一批新生的力量。

愿上帝在这个时代,带领我们参与和支持一个共享的异象,同时,观看上帝要怎样使用这一代青年学生。

讨论和实践:

  1. 运动,或生态,你更倾向用哪个词?为什么?或者你有更好的用词?
  2. 校园宣教生态的参与者和支持者,你还能想到更多、更全吗?
  3. 你看到校园团契有哪些不同的模式,你看到或参与的,是什么模式,特点是什么?你怎么可以从生态的全局角度,不是否定其他模式而来肯定自身模式,而是刻意地欣赏和学习?
  4. 你认为海外校园在整个生态中应该发挥的功能是什么?
  5. 培育复合型年青传道人,有什么重要性和意义,可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?
  6. 如何刻意地来推动整个生态的繁荣,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建议吗?
  7. 最后,你在整个生态中,你的位置是什么?你可以怎么参与,你可以贡献什么?

这里是年度异象分享会主题:福音-校园-生态。

第一篇:福音篇

第二篇:校园篇

第三篇:生态篇

我们在校园的福音异象是:一个以福音为中心、协同的、繁荣的校园宣教生态。

成为校園宣教夥伴

在此,私下邀請你在禱告上參與,如你認同校園宣教新異象,也特別鼓勵你成為:

校園宣教夥伴

期待觀看上帝在這個時代,在新一代學生上的工作!也期待與我們一起在禱告,並一起促進新一代的教會牧者和信徒領袖興起!

点赞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